第一千四百六十八章 怪物

    原本张扬也以为是有一个敌人出现了。

    心里面虽然也想过这个敌人是一个能力者,绝对实力强大,不然的话,不敢在这种情况下出现。

    也想过这个敌人的模样,可能是一个满脸横肉,身高八尺的大块头?

    那样才符合这种拦路劫狱的形象啊。

    可是真当张扬看到这个敌人的时候,只感觉自己的喉咙,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堵上了一样,就连呼吸都变得格外的不顺畅。

    心里面的那种强烈的不舒服和恐惧的感觉,无论如何都压制不下去。

    眼前这个家伙,跟张扬心里面想象的形象,差别实在是太大了。

    这个家伙的块头并不高大,甚至可以说是矮小。

    最多也只是正常男人的身高,也并不是很健硕。

    但是就在这个男人的身上,整个人裸露在外面的皮肤,却是呈现出来了一种令人怪异的恐惧。

    在这个家伙的身上,几乎完全看不到任何一丁点完好无损的皮肤,身子就好像曾经在浓硫酸里面洗过一次澡一样。

    全身上下都是那种丑陋的,好像被腐蚀过的疤痕,红色的黑色的,青色的,各种颜色的痂块遍布全身,在身上很多地方,还能看到一些恐怖丑陋的,好像肉瘤一样的隆起的东西。

    身上的皮肤,有些地方甚至还没有完全结痂,残留着一些腐烂的痕迹,血红的肉块在翻着。

    怪物!

    虽然说张扬也知道,随随便便用这个词语去形容一个人是一种相当不好的事情。

    但是此时此刻,这两个字,就是完全不受控制的,就出现在了张扬的心里面。

    这个家伙,就是一个货真价实的怪物,张扬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丑陋的怪物。

    强忍着心里面那种不舒服的感觉,喉咙里面稍微吞了一口口水。

    张扬知道来者不善,但是张扬并没有立马就吩咐手下人开枪将这个家伙给射杀。

    毕竟,现在这年头,很多事情都不方便。

    虽然觉得这是一个敌人,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如果不分青红皂白就开火,明天的新闻绝对是头条。

    这年头,不管干啥事儿,都要考虑一下影响和后果才行。

    张扬清了清嗓子,轻声咳嗽了一下,旋即走到了最前面,盯着面前的那一个怪物,沉声询问道:“你是什么人?请让开路,这里是军事禁区,你是怎么闯进来的?”

    面对着张扬的质问,面前的那一个怪物,并没有吭声,甚至没有做出丝毫的反应,就好像是一个木偶,一个雕像一样麻木。

    张扬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再次警告,请让开,不然的话我们有权利开枪。”

    两次警告结束,对方依旧没有做出丝毫的反应,对于张扬来说,这差不多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既然如此的话,张扬也就不再犹豫,一挥手,信号发出。

    身边,还有附近一些士兵,瞬间端起了手里面的武器,黑乎乎的枪口全部对准了面前的那一个怪物,只要张扬一声令下,子弹就会立马喷射出去,直接将面前这一个怪物给打成筛子。

    即便是到现在,这些士兵的心里面依旧没什么恐惧。

    虽然这个家伙的模样看起来真的是很让人害怕。

    就在这个时候,面前的那一个木偶,就好像突然接收到了什么信号一样,终于动了。

    原本僵硬的,好像一尊丑陋的雕塑一样的身子,抬起了脑袋,露出了那一张丑陋的脸庞,满是腐蚀痕迹的脸庞上面,根本看不到这个人原本是一个什么模样。

    整个脸上的表皮,已经完全僵硬,只剩下那一双眼珠子多少还透露着一丝生气,只是那眼神,也是充斥着无尽的邪恶,还有凶残,就好像一头残忍的野兽。

    那种眼神,就连张扬都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浑身上下一阵毛骨悚然。

    心里面一种强烈的恐惧,在这个瞬间涌现出来,那种感觉让张扬承受不住,几乎本能的感受到了一种无法形容的危险,还有极度浓烈的血腥。

    “开枪!”张扬终于控制不住了,也顾不得什么规矩之类的东西,大声的嘶吼起来。

    随着张扬的命令,旁边的那些士兵,立马完全没有任何犹豫的忠实的执行了张扬的命令,手指瞬间压了下去,密密麻麻的子弹瞬间从枪口当中喷射出去。

    并不是所有人都做好了战斗的准备,真正开枪的只有张扬身边的那些人,不过即便是如此,几十条枪同时开火,那种画面也是相当的可怕。

    只看到半空中一道道赤红色的痕迹,骤然之间划过,无数的子弹形成了一道弹幕,瞬间冲着前方覆盖过去。

    没有人觉得那个怪物能活下来,尽管那个家伙是一个怪物,但是在这种攻击之下,也绝对是必死无疑。

    可是,接下来发生的那一幕,却是让每一个看到那一幕的人,开始忍不住怀疑人生了。

    子弹笼罩过去,完全命中了目标。

    那个家伙不知道是因为躲不开,还是反应不过来,身子依旧没有什么动作,任凭那些子弹,打在自己身上。

    几乎每一颗子弹都落在了这个怪物的身体上面。

    可是……没用。

    完全连一丁点儿的用处走没有。

    子弹打在这个人的身上,就好像打在了钢板上……不对,那种感觉比打在钢板上更加的可怕。

    打在钢板上,至少还有一个声音,还会留下一些凹陷,可是打在这个男人的身上,却是连一丁点儿的用处都没有。

    原本修长的子弹,瞬间变得扁平,旋即就从男人那满是疤痕的身上滑落下来,根本无法对这个男人造成丝毫的伤害。

    子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下来。

    因为这些子弹,根本就没有任何用处。

    那个男人可能也感觉稍微有些不舒服,虽然说这些子弹无法伤害到自己,但是一直都有一个蚊子,在自己的耳边不断的嗡嗡嗡,那种感觉,应该也不是很舒服吧?

    所以,这个男人准备将这些蚊子给解决掉了。

    而且上面下达下来的任务,一定要尽快完成啊,无法完成任务的后果,自己已经品尝到了,那种滋味,他绝对不想再次品尝一次。

    身上的煞气,在这个时候彻底的爆发了。

    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好像在这一瞬间彻底变得不一样。

    脑袋微微低沉,双手张开,身子已经开始移动,一步步冲着这边走了过来。

    唰!

    就在这一个男人的双手上面,一根根锋利的尖爪瞬间弹射出来。

    这一个男人,原本的模样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怪物,现在和野兽怪物之间的距离变得越来越近。

    左手五根尖爪极度的锋利,但是就在右手上面,只是弹出来了四根尖爪,小拇指已经不翼而飞,看起来好像是被什么人给斩断了一样。

    但是那一个模样,已经足以让人明白,眼前这个家伙的可怕。

    尤其是张扬,在看到这个男人手上的尖爪的时候,一张脸庞瞬间变得格外的诡异,眼神看起来一片疯狂,喉咙当中,就好像积攒了无数的压抑和愤怒需要得到一个宣泄。

    杀死余燕的那个人。

    那种尖锐的五指。

    正是因为这种奇怪的特殊的伤口,所以才会怀疑到许飞的头上,但是许飞曾经说过,这种力量可能不仅仅只有他才拥有。

    在当时的时候,还以为这只是许飞的托词,为了洗刷自己身上的嫌疑而已。

    可是现在,当张扬终于亲眼看到这一个画面的时候,终于确定了这一点,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其他人拥有这种力量。

    这个家伙,也是杀死余燕的嫌疑人,甚至说,嫌疑程度比许飞更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