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三章 另一种样子的儿女情长

    Ww w.8 LwX.CoM

    大宋正式向鞑靼强盗集团宣战的消息迅速在这个时空的各大主流报纸上刊出。

    张战生少尉在正式出发前从《流求时报》上看到了相关报道。

    他心里笑了笑,这个即将成为自己大舅子的家伙终于下了决心。

    他的怀兜里揣着合寿公主的相片还有她的一封回信。

    那相片幸好没有后期上色,黑白两色恰好更能表现出她的端庄和优雅。

    这让年轻的张战生少尉感觉被父母包办了婚姻没有什么坏处------毕竟父母一定是要为他好的。

    他冲动之下写了一封信给她------这信没有经过特殊渠道,直接是贴了邮票寄出。

    他才不管那信送到合寿公主前会不会被审察。

    事后,他有点后悔,好像莽撞了些,但是信件已经投进了登州海军基地旁边绿色的铸铁邮筒里拿不出来啦!

    结果这封信还真送到了合寿公主的手里。

    合寿公主的手里也有张战生少尉的黑白相片,它已经不知道被她看过多少回了------如果相片里的张战生不是戴了军帽,合寿公主也许连他的头发丝都能数清。

    合寿公主得知要下嫁联邦帝国的王储之时欣喜若狂------当然,面上要装出愁苦万分。

    她私下里便让自己的侍女同伴开始在各种报纸上搜集他的消息,找到了后小心翼翼地剪裁下来,做成了一个精美的册子。

    她每次收集到张战生的消息后都兴奋万分,莺声笑语地向侍女同伴讲解。

    但是,她很快发现,她的两个侍女同伴却越来越有了一丝的哀愁。

    她们都是从小在一起长大的,有了心思后谁也瞒不过谁的。

    她可不想独乐乐而让同伴们悲伤------在她的追问下,女伴们道出了自己的心思。

    公主远嫁到了流求岛,她们以后怎么办?!

    她们同样是长在宫中------非要等到年老色衰后再被送出宫中,去嫁给一个素不相识的人?!

    公主现在就有了可以牵怀的人了,现在就知道他的一切------可是她们呢?!

    好吧,只有从小玩到大的同伴才可以这样敞开心怀说话。

    合寿公主生平第一次有了愁事------是啊,她的同伴们怎么办?!

    这个时候,她才忽然意识到,啊,原来那个张战生是一个不纳妾的人!

    如果他能纳妾,她可以接受他收容了自己的同伴------这也不是没有先例。

    但是他不这样,只娶自己一个!

    这是幸福的,也是麻烦的------啊,她是要学习安静王后!

    天哪!

    她要像安静王后一样会女工、厨艺、医术、炼香和酿酒!

    好像还有好多!

    而她只会四书五经和箜篌------

    美好的生活其实也往往包含着好多的麻烦。

    有一天,她们意外收集到了一张照片,似乎能解决了一些麻烦。

    那是一张张战生少尉和几个同样军职的战友的集体照。

    她们不知道的是,那张照片是海军大臣郭勿语有意放出来的,用此来向帝国公民们表示,王子与普通公民子弟同样都在为帝国海军效力!

    合寿公主哪里能知道这个用意,她用纤纤素指指着张战生旁边的军官们说:“那些都是他的侍卫官吧------一样很英武哦------”

    这一下子给了侍女同伴一个梦想,公主下嫁王储,她们也可以下嫁侍卫官嘛。

    她们明显都不会看军衔。

    合寿公主的母亲全太后一下子就感觉到了女儿的变化,没有想到她竟然开始偷偷学起了女工和厨艺!

    真是女大不中留啊------但是她不想多说什么。

    这是谢老太皇太后撮合的事情,大宋也需要这样的联姻。

    张战生少尉随随便便投到邮筒里的信,很快就被有心人单独拿了出来,汇报给有关部门,直接让张安国国王知道了。

    张安国国王笑了笑,只能说哪个少年不怀春了。

    但是这样直接就邮去,也许会闹出外交尴尬来,就算已经正式提亲了也不太好------大宋毕竟与联邦帝国不一样。

    他于是让外交部门想办法转交一下。

    这封信便悄悄摸摸地寄到了合寿公主的手中。

    合寿公主接到信后又惊又喜,心跳的厉害,但最终自己小心拆开了。

    合寿公主第一眼看去就皱了眉头,原来他的书法不太好呢。

    铅笔和钢笔等硬笔以及那种带着竖格的信纸早已经在大宋境内流传起来,硬笔的好处不必多说。

    但是,硬笔书法又成了文人的一种艺术追求,虽然还比不上毛笔书法那样有名气。

    合寿公主就有一管白色象牙金笔,还会写一手娟秀的钢笔字。

    接下来,那信的内容又让合寿公主担心起来了。

    原来,他真的真的要亲自上战场了,还是要通过海河怒捣黄龙府!

    合寿公主脑子里一下子就想起了一首不吉利的诗:

    “誓扫匈奴不顾身,五千貂锦丧胡尘。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

    呸呸!

    合寿公主的心都碎了,他要去的地方------那里到处都是可怕的鞑靼铁骑啊!

    她的女侍同伴们安慰她,说是帝国陆海军天下无敌,还把以前的以及现在的军事消息找给她看------以前,她们是根本不关心这样的新闻,而现在,她们对战争的消息开始认真研究起来。

    鞑靼铁骑根本不是帝国军队的对手!!

    合寿公主忍住颤抖的心,执笔写了回信。

    事实上,张战生少尉的信中根本没有表达儿女情长的意思,只是仿佛向一个远方的朋友表达自己一举而全歼鞑靼强盗的决心。

    让天下的人们永远没有生存的恐惧!

    让靠着屠杀、欺骗、奴役和压榨来生存的鞑靼强盗集团滚回他们西方的老家!

    合寿公主心跳的厉害,她被帝国军人的那种直白而豪壮的文字所感染------同时,她敏锐地感觉到,这场战争可能会持续很久。

    真让人担心啊。

    她最终还写了回信,在信中她赞扬帝国军人的壮志,希望帝国军队胜利凯旋。

    写信的期间,她又让侍女同伴买来的世界地图和世界地球仪------先前,她们看都不看的。

    这封信她让侍女悄悄拿到宫外的绿色的铸铁邮筒里寄了出去,然后,她们几个女生在祝愿能平安邮到张战生的手里。

    她们不知道的是,这封信很快到了秘书郎法善的手里,也很快出现在官家檀木的书桌上。

    其实上封信也是这个过程。

    官家赵显这次没有命令打开信,尽管他们有一百种方法打开而不被对方察觉。

    偷看亲妹妹的信,感觉太那个了。

    官家赵显当时说:“他们要开始海上进攻了?!”

    秘书郎法善说:“海军观察使还汇报说,他们连骑兵都运上船了。”

    官家赵显皱着眉头说:“他们真让张战生深入险境?!”

    “他是第二批人员,应该不危险吧------”

    PS:感谢书友澳洲老吴的打赏。

    Ww W.8 LwX.Co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