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二章 大家都需要证明自己

    Ww w.8 LwX.CoM

    这一天,在新汴京城皇宫御花园的凉亭下,从流求岛回归不久的宰相陈益中与刚刚从前线回归不久的御前火器军大统领法可,分别向大宋官家赵显汇报了他们所观察到的情况。

    秘书郎法善侍座。

    宰相陈益中汇报的主要内容是,所谓的联邦帝国是一个民富国强的国家,文字数据有,那些基本都登在了《流求时报》上。

    流求本岛与山东地区的人均年收入为一百七十贯。

    人均年收入的中位数则为四十八贯。

    宰相陈益中当时还笑着解释了下人均年收入与中位数的关系,用嘲的口吻说,只提人均数,不说中位数,那就是在耍流氓------呵呵,这是他们的官员亲口说过的,但是,联邦帝国现在也没有解决贫富差距过大的问题。

    大宋官家赵显很好奇,便问了大宋的人均年收入与中位数------宰相陈益中的脸色这时不好看了,他想了会儿,扭扭捏捏地说了两个数字。

    大宋官家赵显对数字不敏感,感觉和联邦帝国的数字差不多,但是不知道宰相陈益中为何会是如此表情,他扭头看了看秘书郎法善。

    秘书郎法善尴尬地笑了笑,说:“若是按照大宋货币来看------确实相差不多------若是按四比一折成联邦帝国的货币来看,嗯,嗯,我大宋还有很多潜力可挖------”

    大统领法可看不惯儿子的态度,他说道:

    “官家!我大宋人口众多,诸多事宜百废待兴,人均年收入与中位数比不上联邦帝国有情可原!

    天知道他们都从哪里找到那么多的金银铜矿和煤油矿!

    但是,我大宋不可以讳疾讳病!

    他们不过起身于孤岛上的野草滩涂之地,借我大宋之力方成现在辉煌!

    现在人圴收入远超我大宋四倍,贫富差距还比我们要小,所以,臣等希望官家励精图治,重振我大宋雄风!

    假以时日,我大宋必然重新超过他们!!”

    秘书郎法善扭头看了看御花园里的银杏树,真好看啊,现在已经长满了绿叶。

    宰相陈益中淡淡地笑了笑,说:“我大宋人口众多,远非他们那不足千万人的总数------”

    大宋官家赵显暗中皱了皱眉,都是那鞑靼强盗集团害我大宋,若不然,人均年收入岂会比不上联邦帝国?!

    大统领法可汇报了他在前线的所见所闻。

    大宋官家赵显越听越高兴,真好啊,联邦帝国真的践约了!

    他说:“法统领,依你之见,我们何时向鞑靼强盗们正式宣战------”

    大统领法可唱了个大喏,说:“现在正是好时机!”

    宰相陈益中亦附言,他声称现在正是民心所向之时,《民声报》等大宋民间的主流报纸上,几乎天天都在要求大宋马上北伐,重新夺回幽云十六州!

    大统领法可感谢地看了一眼宰相陈益中。

    现在他们两个人已经被一些长者派的大臣认定是贾平章派别的新主导人,而且已经开始有了一些闲言碎语。

    宰相陈益中被某些人私下里抹黑成为妖言迷惑官家,签订了一份严重损害大宋各项利益的合约!

    完全是一个贾似道之类的弄臣!

    连他偶尔穿戴和使用了流求式的东西,都被人非议成贪图奢靡------这一切都让他感觉到了原来的贾平章要承受多少非议。

    还好,由于他只有一妻两妾,而且平常不与其它女子往来,暂时还没有人从生活作风上攻击他。

    大统领法可也有一肚子苦水------他不贪恋官职,一切听从官家的安排。

    出仕到现在已经二十余年,官位仍然只是个大统领------当然,是御前火器军的大统领。

    这些年他兢兢业业,生怕被他人挑了毛病。

    文臣认为他其实只是个武将;武将则认为他其实是个没有军功的媚上文臣。

    好吧,这些不重要。

    竟然还有谣言说自己私下结好异国,意图不明;明面则以儿子法善来谄媚官家,所图甚大!

    这样的言论太多了,而且找不到是何人散布。

    两个人这才真正明白什么叫抱住官家的大腿,其它之事皆不顾------贾平章早就已经给他们做出了榜样。

    所以,他们清清楚楚知道年轻的大宋官家的心态,坚决支持他要做到大宋有史以来的最大名君,超过先祖先辈不算啥,成为千古一帝才可以!

    大宋官家赵显的脸色涨红了些,他大声道:“明后两天便择时宣战!”

    秘书郎法善的眉毛扬了扬,官家不看他,他当然没有资格在这里随便说话了------何况他的爹爹还在场。

    秘书郎法善可能是唯一一个希望造谣自己的流言越多越好的人。

    他一直在找机会告辞官家赵显------他真的受够了这样的生活,尤其是听说张战生竟然还可能亲自上战场!

    他倒不喜欢动刀动枪,但是,开罗地区的金字塔和神秘的人像雕塑;罗马城的万神殿和大斗兽场;南殷地安洲的怪里怪气的建筑和人像------这一切的相片都深深吸引着他。

    官家赵显把《海盗王》当成话本小说来看,而他则是当成旅游指南。

    坐上舒适的五桅式客船,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游玩,真的比什么都好玩!

    只需要两年的时间,地球上这些神秘而有趣的地方全都能走到!

    哪怕去澳洲地区看看袋鼠,去南开地区看看狮子------这也比看到官场上的官员强!

    说实话,他宁愿和大象在一起,也不愿意和爹爹在一起。

    大宋官场上的流言飞语,勾心斗角,阴谋诡计,算计倾轧------忠君报国之类的让他大为头痛。

    他的爹爹肯定可以为了赵显而死------但是他是万万不能------他经常偷着斜眼看赵显,他只不过是一个笨笨的小孩儿,连三角函数都算不明白,自己怎么可能为他死?!

    还说什么他让自己死就不得不死?!

    没有了赵显,他可以去流求岛,去澳洲,去南开,去自由岛------其实去南殷地安洲更有趣,听闻那里把我们当成太阳神的使者。

    然而这一切只是构思和设想!

    他要是走了------爹爹会追杀他至死------

    官家赵显下定了决心之后,他站了起来,背着手在凉亭里激动的踱起步来。

    他红色直裰下不时露出了白色的小鲸鱼皮皮鞋。

    法善知道,他和自己一样喜欢骑自行车,喜欢穿白色的袜子和白色的皮鞋------而且必须是紫罗兰牌子的。

    陈益中和法可相视一笑,他们两个同样需要这场战争。

    大宋官家证明了自己是一代名君,他们也需要证明自己是不世名臣!

    PS:感谢书友澳洲老吴、POLOYELLOW、风筝、13068的打赏。

    Ww W.8 LwX.Co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