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一章 一场战斗的影响

    Ww w.8 LwX.CoM

    济州岛不仅仅是军马及大型牲畜的培训基地,而且也是骑兵的培训基地。

    两个装备完整的骑兵旅长期在这里驻扎。

    在陆军大臣鲍威的作战计划中,他们要被当成尖刀用,而且是在两个陆军混成独立师的铁拳打碎了鞑靼强盗们的作战组织结构后再由他们出击------那样可以让尖刀发挥了更重要的作用,而且还不会给尖刀本身带来更大的伤害。

    这个打法符合原先的战斗条件。

    但是,战况情报上介绍的战斗经过给了张安国和他的朋友们更多的遐想。

    铁甲手扶拖拉机队与轻骑兵纯粹是极偶然的配合作战,竟然能发挥了极大的作用!

    在张安国他们有限的军事知识中,坦克或装甲车都是和步兵配合,谁会想到还能把骑兵也组合上呢?

    为什么总想着单独用上骑兵部队呢?!

    万士达一针见血地指出:我们要防止我们的思维固化影响到我们的家养小子们和后代们------在能限定损失的情况下,让他们放开手脚去打!!

    大家纷纷认可,是的,也许就算他们比这个时空多了几百年的认知也不要当自己是全知者,以为能完全引领这个世界。

    只有智商受损,虚荣心极度膨胀的人才会这样想。

    大家认为两个骑兵旅若是不够用的话,还可以抽调山东地区和流求岛上的骑警!

    开足马力加工铁甲手扶拖拉机,反正以后把铁甲拆了,车厢改一下,就直接可以民用了,根本不会浪费。

    三轮摩托车是完全来不及了,两轮的也不行。

    他们计算了一下,三辆铁甲手扶拖拉机配上五百名骑兵,从火力的输出量来看,完成抵过配有少量火器的两千重骑兵!

    对,可以把铁甲手扶拖拉机拆开使用,没有必要弄成什么铁甲洪流。

    当然,这些种打法将由战场指挥官自己决定。

    张安国说:“明年,我们在夏威夷的别墅和配套设施就完全建好了------没动用国库,我让殷地安集团公司组建了一个房地产开发公司,没怎么打广告,光是售卖给大商大户的房地产就让我们几乎是没花钱就开发了一片高档别墅区。”

    王德发笑着说:“没留一些门市房给强子?!”

    宋子强当时就脸红了,说:“谁再提门市房我和他急!”

    联邦帝国已经建设成这个样子了,宋子强也早不是先前那个宋子强了。

    看到再多的黄金,看到再多的纸币,看到再多的土地------他的心里都是波澜不惊了。

    上次吴大鹏从天竺地区回来已经狠狠表扬了他。

    大家已经约好了,这一仗打完,他们一起去夏威夷度个长假,然后再各自去分属的地方发展一阵子,给自己的儿女留下点什么------最终还是会再次回到夏威夷集体养老。

    整个澳洲及其附属的大小岛屿都将属于宋子强管理------一想到那地方上品种多样的优品矿藏,宋子强的心都要醉了,那里会成为钢铁和机械之洲!

    他为以前总是掂记着要拥有黄金和门市房而感到羞愧,再也不愿意别人提及。

    当然,他还知道,一切的前提是联邦帝国的强大,重要的保障是那本大家都认同而遵守的《帝国大宪章》。

    大宋官家赵显穿着红色的刺着盘龙的直裰,在御花园的凉亭里接见了宰相陈益中和御前火器军大统领法可------秘书郎法善在一边侍座。

    其实他们是围坐在一个圆茶几前,那上面摊放着前线送来的军事情报。

    大宋官家赵显在六七岁即位时,谢老太皇太后垂帘听政,她念大臣们年长,便令恢复祖制:群臣上朝时皆赐座。

    大宋官家赵显直到成人专权之后也认为这样没有不妥。

    其实这就是个习惯而已。

    宰相陈益中自从流求岛经历一番后,他的心态转变极大。

    他终于明白了工厂和作坊,水力机械与蒸汽机械,联合农场与小农业的区别。

    就连帝国军人与大宋军人的区别,他也看的一清二楚。

    他还亲自在铸着《帝国大宪章》的几个大鼎之下站立很久,很耐心的一个字一个字读完。

    他亲自到帝国大厦里考察了帝国政府的各个部门,还跑到八道河市政府大楼里参观。

    最后的参观让他感觉不好,甚至吐了------他去了鲸鱼处理厂,当时就被那里的血腥味熏到了,再看着那白花花的一块一块的鲸油,那通红通红的如同猪牛羊肉一样的肉山,他才明白流求岛上的肉食为何会这样多!

    但是他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场面,直接吐到了地上。

    带着他参观的厂长没有怪他,反而认为他有勇气------很多大宋来的书生都不敢靠近这里,还说什么君子远厨庖。

    宰相陈益中当时十分难受也十分难堪,他在心里给那个厂长纠正了一下:是君子远庖厨------

    他最后还看了一场流求岛上的蹴鞠联赛,当时就被比赛的狂热吓了一大跳,没有见过踢蹴鞠这样用力和野蛮的,场上二十几个人穿着两种颜色的短衣和短裤拼命地跑来跑去,哪里有一丝悠闲之意?

    他们经常大呼小叫而且偶尔凶狠地碰撞在一起,哪里有一点点优雅可言?

    还好吧,他们似乎皆听从场上一个身穿黒衣之人的喝令------要不然,迟早会是一场群殴!

    难怪时常听到大宋的蹴鞠球队踢不过他们。

    当然,无论如何这只不过是游戏罢了------只不过球场上围观的人数太多。

    他把在流求岛上的经历都一一写了出来,还结合了自己的感言,其中重要的心得便汇报给官家听。

    官家很高兴他完成了主要任务,同时对他所言之事也津津有味地听了------一时间,只要谈到这个话题,君臣之间相处融洽。

    法可大统领则是对帝国军事情况了解最全面的人,同时也是官家最信任的武将------尽管有一些是非小人在背后以“家臣”的称呼来贬低他,但是法可丝毫不在乎。

    他还用此来教育儿子法善。

    “小子,你记住!官家就是国家,这个国家就是官家!!”

    秘书郎法善心里大叫:爹爹,这太不一样了吧?!

    但是他却直点头,口上非常认同爹爹的看法。

    原因很简单,他若敢理论,会挨揍的。

    秘书郎法善是官家小时的玩伴,当然也会极为信任。

    所以,散朝之后,这四个人经常在一起。

    Ww W.8 LwX.Co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