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九章 平民眼前的审判

    Ww w.8 LwX.CoM

    刚刚过一万人数的两个混成独立师俘获了近两万人!

    其中平民大约一万五千人,鞑靼军队的步兵四千多人------这里还包括一些轻重伤员。

    军事物资方面不值得一提,那些所谓的行军炮已经被帝国炮兵连连长认真检查过了,他认为鞑靼步兵的火炮太危险了,如果让自己的战士去开炮简直是谋杀性命一样!

    冷热兵器不用说太多,帝国战士中的伤员没有一个受到礈发枪的伤害,基本都是箭伤或刀伤。

    步兵里的色目人明显比北方汉民有战斗力------他们或是听不懂或是不相信“放下武器,饶尔不死”告诫,死到临头还要反抗。

    当然,这样的行为也让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根本没有机会活下来,能被俘的,都是受了伤没有反抗能力的家伙。

    华寅师长挠挠头说:“那些步兵都用铁丝网圈起来吧------四周都插上火把,用一个连能看守过来-------那些平民怎么办?”

    放了他们,让他们回保定城地区?弄不好又被鞑靼强盗胁迫!

    不放他们-------这一万多人吃什么?!

    陶木师长摇摇头说:“肯定要放他们,但是不能放他们回保定城,让他们一直向南走,走着去山东地区!”

    华寅师长苦笑着说:

    “他们以前都没有去山东,现在能乖乖听我们的话?

    再说了,我们也没有缴获多少军粮,这期间拿什么给他们吃?!”

    陶木师长得意地说:

    “我们不是有死马嘛,让他们边吃边走!

    ------派出一队人手,一边往回送伤员,一边看押他们!

    我就不信了,他们能听乖乖听从鞑靼强盗的话,就不能听我们的?!”

    华师长点头认可,他冷笑着说:

    “对,对!我们等明天早晨再吊死几个人吓吓他们!------就吊死那些受伤被俘的色目人吧,能从中亚跑到这里来,不知道做了多少恶!!

    就学我们国王当初的作法吧------”

    接下来发生了让平民们想不到的事情。

    那些身穿绿色军服的大兵们竟然会把他们组织起来,分成了几十个队,带着一些人上山弄来木头和枯草;还在水溪边一边宰割死马,一边冲洗马肉------说是要让他们自己烤着吃。

    “敢不听从命令者炸死,听从命令者有肉吃!”

    随处都能听到这样的声音,这是赤果果的恐吓与利诱。

    一些女性平民则给她们在铁丝网之间搭了简易帐篷------不过,明天早晨赶紧让她们向山东地区走,这一夜嘤嘤的哭声实在是烦人。

    巡逻的战士听了那哭声总有想揍人的念头。

    一个连的战士看着围在铁丝网里的战俘,倒是有三个连的战士看着那些平民们烤马肉------当然,他们除了烤出自己吃的外,还要为那些战俘们烤。

    每一队的平民都发了几把鞑靼强盗用的钢刀------要不然没法吃。

    帝国的战士们一点也不担心他们会用那刀子图谋不轨-------有那勇气,他们早跑向山东地区了,还能乖乖地在鞑靼强盗手下当屁民?!

    整个夜晚,军营之外都是乱哄哄的,尽管那些战士们表情凶狠,说话声音也大,但是那些平民很快就发现绝不类似于鞑靼大人们,否则还会让他们吃马肉,让他们可以小声谈话?!

    早就用绳子串成一串了,才不会管他们饿不饿呢------带着他们砍木材,为他们宰割马肉?!

    这些想都不要想!!

    所以,人人似乎都轻松了一些。

    这一夜就这样闹哄哄地过去了,负责看守他们的连队幸好有人替班,要不然坚守一夜可累死了。

    第二天一清早,平民们感觉气氛有些不一样。

    军营前不知道什么时候搭起了十几个杆子,上面还挂着绳子,两头着地------这是要实行绞刑啊!

    一些大汉拿着铜皮喇叭高声叫着,说那些色目人犯了这样那样的罪行,特别是他们不听从命令,仍然敢顽抗到底,所以要公开施行绞刑!

    接着就把十几个色目人押了出来,有的走不了道了,是被两个人架着出来了的。

    那杆子下的士兵干净利落的给他们套上绳圈,另一头的人使劲一拽,那色目人就挂上了杆子。

    那些被驱来观看审判的平民们“啊”的一声集体后退了。

    他们也许见过绞刑,但是没有见过一次绞杀这样多的人------而且还是地位在他们之上的色目大人!

    原来他们死的样子也这样难看!!

    死透了后,他们被放了下来,直接拖到远处的尸体堆堆放着。

    一会儿由工兵边的人把他们集体埋了。

    那些平民们个个肃然了------这些流求----大兵真狠啊,连受伤走不了路的人都能绞死。

    华寅师长当然不用亲自动手,他站在那些喊话的人后面静静地看着审判的效果。

    他身上穿着笔挺的军服------早晨的阳光还挺足,有些刺眼,他戴上了黑色的墨镜。

    不错,那些平民的表情证明他们害怕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容易了------这个时候,关在铁丝网里的战俘中,有一个高声叫道:“绞死的好,绞死的好啊!哈哈,朶木朵儿,没有想到你也会有被吊死的一天!!”

    这个喊声有些惨烈------华寅师长却大感兴趣,他叫人去问个究竟。

    结果弄明白了,那个家伙的娘子长期被左数第三个被绞死的色目人霸占,因此一直怀恨在心!

    这个人的言行还引发了那些人的控诉,原来那些色目人没有一个不是罪恶累累。

    当然,在强盗集团军队里不干害事也担任不了一官半职啊!

    华寅师长听完后笑了笑,示意继续训话。

    十几个大汉反复把南下去山东地区的纪律说明了,反复强调不听从命令者一律就地枪杀或炸死。

    那些平民都默默地听着,没有人敢乱动。

    华寅师长心里乐开了花,好啊,先让他们和我们的伤员一起走吧,应该不会出什么乱子。

    他示意手下马上就准备出发------那些女人让她们坐上马车和马肉在一起。

    男人嘛,排着队慢慢走。

    如果他们幸运的话,能遇上第三批北援的人马,或许还能得到些好吃食。

    Ww W.8 LwX.CoM

;
;